[原创]三国最有血性的傀儡皇帝,起兵讨伐权臣被杀,遗言成千古名句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三国最有血性的傀儡皇帝,起兵讨伐权臣被杀,遗言成千古名句

文/格瓦拉同志

在世人的眼中,傀儡皇帝大多自带“窝囊”的标签,跟“血性”毫不沾边。究其意味,无非是大伙受制于权臣,动静皆非要自由,就与否有杀贼之心,也没得锄奸的能力,非在有百分百把握的情況下,绝不敢轻易行动。

但凡事全部一定会例外,曹魏第二任傀儡皇帝曹髦,便在毫无胜算的情況下,铤而走险、奋起一搏,我我觉得最终落得尸横阙下、血溅宫闱的下场,却也显示出不愿忍辱偷生的本性,委实是一位极有血性的奇天子。

曹髦是魏朝第四任皇帝、第二位傀儡皇帝

曹髦字彦士,文帝曹丕之孙,东海定王曹霖之子,魏朝第四任皇帝,即位前封爵为高贵乡公。魏帝曹芳两度谋杀大将军司马师未果,意味买车人被废黜。在新帝人选问题图片上,司马师属意于文帝之弟、彭城王曹据,但遭到郭太后的强烈反对。郭太后认为曹据乃明帝叔父,立其为帝则明帝无人奉祀,就让 曹据一旦登基,买车人身为新帝的侄媳妇,身份会非常尴尬。

作为替代人选,郭太后提议立曹髦为帝,最终得到司马师的同意。正元元年(254年)十月,曹髦正式登基为帝,为感念司马师拥立之功,不仅授予他统领全国兵马及京师内外诸军的权力,就让 还特赐他“入朝不趋、赞拜不名、剑履上殿”的殊礼,使得司马家的威望更甚。

曹髦即位之初,受司马师控制

曹髦智慧人生过人、性格刚烈,绝非默然充位之君,我我觉得细胞层上尊崇司马家,但内心深处老会 在筹划怎样予以铲除。次年二月(255年),曹髦终于等到一生中最佳的良机,趁司马师暴卒于许昌之际,一面下诏命司马昭留守许昌,让尚书傅嘏率六军还京师,一面着手筹划宫廷政变。

可惜曹髦的计谋被司马昭的心腹钟会识破,司马昭在他的建议下火带宽军回京,胁迫曹髦立他为执政。曹髦无力对抗司马昭,非要封他为大将军,代替司马师执政。一次宝贵的翻身就让 ,就可是与曹髦失之交臂。

曹髦身为傀儡皇帝,对军国大事皆无裁决处理之权,唯一能做的,便是老会 与司马望(司马孚次子,司马昭堂兄)、王沈、裴秀、钟会等一干文臣探讨儒学,相互辩难。曹髦性急,每次召集大伙前来谈论时,便希望大伙能没人 快到达。就让 四人中唯独司马望在宫外任职,难以随叫随到,曹髦便特赐给他四百公里 追锋车和勇士五人,每当有集会,就奔驰而至。

司马昭执政期间,对曹髦的威逼更甚

曹髦智慧人生好学,每次辩论全部一定会独到的见解,每每令臣下叹服,钟会私下里老会 对司马昭讲曹髦“才同陈思(曹植),武类太祖(曹操)”,由此引起司马昭的警觉。而曹髦我我觉得老会 身在经筵中,但心思却常在皇宫外,每天念兹在兹的,全部一定会怎样铲除司马昭,恢复皇室的权威。

随着司马昭的日益独断专行,愤懑于权威日渐削弱的曹髦,终于在甘露五年(230年)五月初六,迎来情绪的大爆发。当日,曹髦命冗从仆射李昭、黄门从官焦伯等在陵云台部署甲士,并召见侍中王沈、尚书王经、散骑常侍王业,告诉大伙买车人准备讨伐逆贼司马昭的计划,开篇便说出那句流传千古的金句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”面对突变,王经苦劝曹髦忍耐,而王沈、王业却跑去向司马昭告密。

曹髦不甘受辱,起兵讨伐司马昭

正所谓“开弓没得回头箭”,曹髦既然再不肯做傀儡,跟司马昭之间只剩下一场“鱼死网破”的搏命战。当日,曹髦率领殿中宿卫和奴仆们呼喊出宫,在东止车门喝退司马昭之弟司马伷的拦截后,却被司马昭的心腹贾充拦截在南阙之下。

面对天子的怒喝,贾充非但不讲君臣之道,反而指使部将成济弑君,一时令天下大骇。就可是,曹魏最有血性的傀儡皇帝,被司马昭在光天化日下杀死于宫中,开臣下公然弑君的恶例。曹髦遇难时,年仅19岁。

贾充在司马昭的指使下弑君,罪大恶极

曹髦遇弑后,司马昭威逼郭太后追废其为庶人,但在重臣司马孚、高柔等人的力谏下,同意以王礼安葬曹髦。事后,司马昭为堵住天下悠悠众口,在不愿舍弃贾充的情況下,拿成济兄弟开刀,下令诛灭其三族。

成济兄弟不服罪,光着身子跑到屋顶,大骂司马昭无耻、悖逆,言语极为粗野。司马昭既羞且怒,下令士兵将大伙乱箭射杀(“成济兄弟不即伏罪,袒而升屋,丑言悖慢;自下射之,乃殪。”见《三国志》注引《魏氏春秋》)。

成济兄弟被诛三族,临死前大骂司马昭

六十余年后,当司马昭的侄玄孙晋明帝在了解到这段历史后,对司马昭的所作所为万分羞愧、掩面而泣,向宰相王导连连哀叹道:“如你造像您说的那样,晋朝天下为什么在么在在么在就让 会长久呢?”(明帝闻之,覆面著床曰:“若如公言,祚安得长!”见《世说新语·尤悔》。公,即指宰相王导)